位置主页 > O烛生活 >此生必追寻的那道极光

此生必追寻的那道极光

作者 时间:2020-07-18 阅读次数:522
此生必追寻的那道极光

虽然光是看照片就会觉得极光很Amazing,但真正的身历其境处在北极圈,甚至南极圈周边看极光,都会有种不知什幺时候天空会出现突然窜动的光芒的等待焦虑,在真正看到的那一刻,绝对比看台北101烟火还壮观,即使那光芒可能只是灰白色,万籁皆寂的天穹下,都可以感觉天地为之动容。

长年住在欧洲,感觉到相对于亚洲人想到极光时的慎重其事,住在大都会的欧洲人似乎不觉得那是太了不起的事情,毕竟去北欧看极光对他们来说,是周末假期可以成行的小旅游,花几百欧元的机票飞到挪威、瑞典、芬兰、冰岛、格陵兰都看得到,而且是一年到头都有机会,甚至有时候飞到当地时极光去没出现,也不觉得有什幺好失望,因为距离不远,机会多的是。

当我问欧洲朋友们哪里的极光最壮观时,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,也不会给绝对的答案,因为重点是当地的气氛,极光看起来不会差太多,最独特的是去纽西兰或澳洲看南极光,据说颜色比北极光更灿烂,不过听起来都是像《魔戒》般穷乡僻壤的场景,也有人去加拿大或阿拉斯加看极光,场景一样荒凉,有趣的是,这几个区域在台湾极光团里算是价位较低的,反而是北欧极光团动辄20万起跳。

此生必追寻的那道极光

Tromso麋鹿非常普遍,因此来此看极光时别忘了搭乘麋鹿雪橇郊外一游。

台湾北欧极光团比较贵的原因是,一次行程可以去很多点,而点与点之间都很花时间和交通费,就像最有名的Lapland区域横跨瑞典、芬兰、挪威,光是在芬兰境内就有好几个小机场,不同机场每周航班也不一样,然后还要拉车,从阿姆斯特丹到哪边都要10几个小时,所以我的欧洲朋友都觉得陌生。

前几年,我带着妈妈参加台湾团就去了那里,就说最具代表性的是台湾旅行社大推的Kakslauttanen玻璃天顶旅馆,很多欧洲人还不知道这里呢!最大的卖点就是每个房间都像可住两人独栋椭圆形小木屋,极光出来了,躺在屋子里往玻璃顶看就看得到了,美毙了,连CondeNast的《Traveler》杂誌都来这里拍过照,但仅止于此。

天气实在太冷,要在饭店区吃个饭、洗澡(400欧一晚的房间是没有浴室的,也没有热水壶)都要走10~20分钟,更不用提我们Check In时从柜檯拖着行李走到房间要快半小时。园区晚上都很暗,好处是极光出现时更壮观了,缺点是走路都怕摔到结冰的湖里。所有饭店提供活动,如麋鹿雪橇、狗拉雪橇、冰钓的价格都比外面贵很多,还不准外面的业者进入园区来接买行程的客人,唯一例外是去车程3小时以外的圣诞老人村,一人门票95欧。晚上若不想吃饭店里的简餐,想去镇上吃饭,光计程车就50欧,典型就是把客人关起来宰的概念。还好旅行社很识相,那时候这里只安排住一天。

我的欧洲朋友听到这样与世隔绝的行程都笑了,后来我跟他们去挪威最靠近北极圈的城市Tromso,果然真的轻鬆许多,那里没有太豪华的度假旅馆,只是一个环境很大自然化的大学城,一万多名学生来自世界各地,可以想像到这里看极光会比其他北欧地区热闹又有活力许多,就像是极光跳舞出现时,在酒吧或餐馆外的年轻人欢声雷动场景,可不会在其他看极光的地区出现。这里都是历史悠久的矮木屋,所以没有大都市因光害而极光不明显的问题,每年12月就会开始进入永夜,1月中才会结束,会有很多庆祝太阳重现的活动,所以每年1月是最热闹的时候。既然是永夜,极光跳舞美景发生的频率很高,天空还是有天光,只是太阳藏在山的另一边,由于一月通常已经是满山的雪,所以极光出现在山稜线上时光影更令人讚叹。

Tromso不仅仅极光出名,因为是大学城所在,户外活动更是普遍,Local Tour的滑雪、雪橇健行,甚至跳台滑雪行程都很普遍,不论价格或是Resort费用都比阿尔卑斯山那些热门景点便宜,这里还盛行人工养殖麋鹿,所以往郊外玩麋鹿或哈士奇雪橇的行程也非常推荐,来回两个多小时的行程中,虽然坐起来不是很舒服,而且还冷得要命,但一路白雪中丘陵与针木林美景,还有沿途不断溅起大量雪花,比电影里看到的还刺激。此外,北极圈盛行的凿冰钓帝王蟹这里也有,边等极光出现边钓蟹,抓到了当场生火烤来吃,真是多重享受。就算没钓到,也会有人会送上烤好的蟹脚,不过一趟行程也是好几千块台币。

此生必追寻的那道极光

芬兰拉普兰区的Kakslauttanen玻璃天顶旅馆是全世界最着名的赏极光Resort

如果实在太怕冷又不爱运动,这里有北极博物馆与动物园,晚上的Pub与Bar更是热闹,大多数当地年轻人都是手拿着热热的酒精饮料(最常见的Mjod类似蜂蜜酒配姜饼),聚在室外聊天与等着极光出现,觉得太冷了就回到室内,如此随兴看极光的方式就不是旅行团可以提供的了。

相关的推荐阅读
最新信息
热门文章
热门问答